移动版

深大通20天火速转让主营业务运营主体 受让方“迷雾重重”

发布时间:2020-02-19 16:37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因为业绩补偿收益及处置子公司收益,深大通(000038)避免了2019年持续亏损。不过,该公司在12月份集中进行的这两项操作也留下了诸多疑问点

上市公司转让旗下资产并不鲜见,但出售重要资产时却遮遮掩掩,且整个处理过程火急火燎的情况却有些少见。

2月14日,深圳大通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深大通,000038.SZ)因转让资产一事,被深交所高度关注,并且收到了相关关注函。

根据公告,深大通此次转让标的为浙江视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视科传媒),是深大通的全资子公司,同时也是该公司主营业务的运营主体。

蹊跷的是,自深大通首次披露公开拍卖以来,其一直未披露股权转让事项的任何进展,仅在1月23日披露的一份非相关公告中提及该股权转让已经完成。

如此操作引起监管机构注意。在关注函中,深交所要求深大通对受让方、拍卖过程以及视科传媒业绩补偿款等情况进行披露。

20天火速完成转让

深大通成立于1987年,原为外商独资企业,股改后于1994年挂牌深交所,目前主营移动数字整合营销服务与线上线下新媒体运营业务、供应链管理与服务。

此次转让标的视科传媒,是深大通的在四年前为转型广告营销而收购的全资子公司。2016年1月,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深大通以17亿的对价拿下视科传媒100%股权。

资料显示,视科传媒主要提供户外媒体传播服务,其拥有2300余平米的LED屏“西湖天幕”、户外高清LED屏、自行车亭、站牌灯箱等媒体资源。

收购之后,深大通表示主营业务由房地产转型至移动数字整合营销服务与线上线下新媒体运营业务。2017年,深大通完全剥离房地产,全力聚集广告主业。

然而,向广告营销行业的转型却在2018年遇到挑战。

巨资拿下的视科传媒还未过对赌期,业绩便开始大幅下滑。不但2018年的亏损额达3.69亿元,未完成当年承诺业绩,视科传媒创始人夏东明更因涉嫌P2P非法集资案件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对此,深大通在2018年年报中曾指出,视科传媒创始人和主要经营层夏东明由于个人原因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导致公司在日常经营管理、客户关系维护、优势资源获取、业务拓展及款项回收等方面均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视科传媒的业绩下滑直接造成深大通当年的业绩巨亏。2018年,深大通对视科传媒对部分预计不能收回的应收账款2.7亿元全额计提坏账准备,并对视科传媒所形成的商誉分别计提减值准备7.83亿元。

视科传媒如此表现,使得深大通计划在2019年年底选择甩开这个“烫手山芋”。

从过程来看,深大通此次操作十分迅速。2019年12月3日,深大通披露,将以公开拍卖方式转让视科传媒100%股权,并确定该标的股权的首次拍卖起拍价为2.8亿元;12月15日,公司签署股权转让合同;12月23日,已经完成工商登记变更及股权交割。整个转让过程,只用了二十天。

不过,引起深交所高度关注的是,自对拟转让视科传媒事项做出首次披露后,深大通从未披露前述股权转让事项和业绩补偿事项的任何进展,仅在1月23日披露的前述非相关公告中提及该股权转让事项已完成。

对此,深交所要求披露本次拍卖交易的最终拍卖方式、最终成交金额、支付方式、支付安排,最终成交金额是否与首次拍卖起拍价2.8亿元、资产账面值、评估值存在较大差异,并详细说明拍卖的具体过程、差异较大的原因及合理性。

深大通近一年股价走势

数据来源:Wind

“神秘”的受让方

大手笔收购资产的暴雷,是深大通近两年的痛。

因为对子公司大额计提商誉,以及对视科传媒应收账款计提单项全额减值,深大通2018年亏损额达23.5亿元,同比减少756%。

大额商誉计提压顶的同时,视科传媒业绩补偿也因创始人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而无法兑现。

12月3日,深大通公告称与有关业绩补偿方达成和解协议,在2015—2017年不存在或有补偿的情况下,拟将视科传媒除夏东明以外的原股东2018年的补偿义务从12.06亿元变更为2.74亿元,其中2019年12月20日前应支付1.2亿元。

业绩补偿款和处置视科传媒的收益,成为深大通的救命稻草。

深大通最新披露的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19年度盈利1.2亿元,其中报告期内非经常性损益对公司净利润的影响约为0.9亿元,主要为业绩补偿收益及处置子公司收益。

不过,这两个非主业收入来源的方式和过程却值得重视。深交所在关注函中要求该公司详细说明上述 1.2 亿元业绩补偿款的实际回收情况、是否与协议约定存在差异,并补充拟采取的追偿措施。

与此同时,能够在如此短时间之内,选择以不低于2.8亿起拍卖价投资一个亏损的企业,此次视科传媒股权受让方为青岛腾视文化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腾视文化)也引人关注。

企查查显示,腾势文化成立于2018年12月26日,所属行业为批发零售业,与广告业务并无多少交集。

对此,深交所要求深大通披露受让方腾视文化的基本情况、股权结构等。同时,关注函要求该公司说明腾势文化财务数据、资信情况以及本次交易的支付安排,详细说明其是否具有支付能力、交易款项收回是否存在风险。

鉴于此次深大通转让视科传媒的信息披露不甚透明,深交所还要求说明腾势文化和深大通前十名股东在产权、业务、资产、债权债务等方面的关系,以及其他可能或已经造成公司对其利益倾斜的其他关系。

因为业绩补偿收益及处置子公司收益,让深大通避免2019年持续亏损。不过,公司在12月份集中进行这两项操作也留下了诸多疑问点。在相关问询之下,也等待深大通更详细披露拍卖流程和受让方相关信息。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